冷吟

作者:墨舞红尘管理员       2017-04-13  

 

冷吟春色暖人心

                      ——墨舞红尘专栏作家冷吟访谈录


  受访嘉宾:冷吟
  采访记者:蝶小妖
  采访时间:2017年4月12日
  采访方式:线上采访

  作家简介:
  冷吟,1969年4月出生。先后在《诗刊》《星星》等百余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等800余首(篇)。部分被《青年文摘》《微型小说月报》等转载。入编《山东30年诗选》《中国年度散文诗》《中国诗歌年选》等50多种选本。多次获省级以上奖励。著有诗集两部。泰安市诗歌学会副会长,泰安市首批签约作家。《泰山诗人》副主编。山东省第七次作代会代表。

  前言:
  冷吟,乡镇文字工作者,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结识冷吟老师,源于他的一首诗歌《乳名》——此诗曾被我编入2015年出版的《中国诗歌精选300首》。一个诗人眼中的诗歌是什么?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诗人会给年轻的诗歌爱好者们什么建议?2017年4月12日,我对冷吟老师进行了线上采访。
  这是一次有意义的访谈,诗歌,为我们架起了友谊的桥梁。

  乳名

  冷吟

  这辈子
  爹娘替你缝制的第一件衣服
  慢慢地小了旧了
  被压放在岁月的箱底

  慢慢地
  你就淡忘了它的颜色


  但总有人会记得它
  总有人会记得在每个潮湿的季节
  把它翻出来晾晾
  拍打拍打
  并在你突然回家的那个傍晚
  重新给你披上:温暖而合身

  【蝶小妖简评】:
  这是一首用深情写就的诗歌,这首诗歌的感情色彩很浓郁,诗人以其入乎其内的描写,不拘于形地的情感转喻,来触动读者内心的乡音乡情,从而使这首诗歌产生了唯美的温暖效果。
  一个乳名,以其自然,内敛,丰沛的情愫,充盈我们耳畔最初的需求,那是来自爹娘的呼唤,无论岁月过去多久,深藏在我们内心最深处那声柔软呼唤,是真挚的,美好的,亲切的,更是温暖的,这种本真的不经过修饰的情感表达也是最贴切的。“这辈子/爹娘替你缝制的第一件衣服/慢慢地小了旧了/被压放在岁月的箱底。”读这样的诗句总是让人为之动容,我们感慨时光匆匆,却永远挥不去那声温柔的呼唤。
  因此诗人的笔调是温暖的,也是深情的,其细腻的情思更把乳名的意义描写入木三分。读这首诗,感觉此时此刻,这声呼唤依然缠绕在心头,久之不能挥去!
  “但总有人会记得它/总有人会记得在每个潮湿的季节/把它翻出来晾晾。”一字一句,都是诗人用心血铸成的亮点,晾晾,在这里用得多好啊,只要我们把自己的心灵洗净,就能让美好一直存在,温暖一直存在,这纯净而厚实的文字,就是一首很具有现实意义的诗歌,尤其在诗歌的结尾,读之欲罢不能,诗人让诗性与人性回归统一,让爱从回家途中重新披上,温暖而合身,或许就在那个傍晚,让我们久久回味。
  这就是乳名的魅力,一个朴实而深情的诗人,从故乡,从乳名中挖掘出不一样的诗意,彰显其亮点。似乎在我们眼前,有一扇温暖的门,正在缓缓打开……


  线上采访:


  蝶小妖:冷吟老师,您好!感谢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访,作为一位老诗人,最初您是怎么和诗歌结缘的?
  冷  吟:小妖好!“百忙”算不上,你这一个“老”字倒像一把利剑,深深刺伤了俺那颗貌似年轻的心。哈哈。生命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唉,不知不觉已近天命之年,胸中却仍有难“解”之“惑”,这其中就包括诗歌。写了这么多年没写出什么名堂,至今痴心不改,惭愧啊!其实一开始我并不写诗,而是写歌,连词带曲,写了就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为了写好歌词,平时阅读了不少现代诗,比如余光中、席慕蓉等,也读汪国真,因为他的诗本质上就是歌词。后来曾在《流行歌曲》《黄河之声》《词刊》等发了一些音乐作品,获过几个小奖。但由于当时信息不灵,抄写也非常麻烦,就逐渐放弃了,转手写现代诗。说起来这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了。

  蝶小妖:请问冷吟老师,您真正开始诗歌创作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是什么让您萌生了创作的念头,并与之不离不弃?
  冷  吟:第一次发表诗歌是在1993年。但把诗歌作为主要写作方向,应该是在数年之后。我写的东西比较杂。记得1996年第3期《星星》发了我一首小诗,现在看来非常幼稚,但同大多数人一样,当时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创作热情一下子被点燃了,连续写了不少也发了不少,尤其是在一些畅销刊物比如《辽宁青年》发表之后,经常收到一些读者来信。但受所从事职业的影响,我的写作状态一直是“夹缝式”的,轨迹也不算完整,因此要说到底什么时间真正开始的诗歌创作,自己也难以定论。不过我这人比较固执,认准了的事一般不会回头。这么多年,即便承受了来自包括单位、家庭等各方面的压力,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因为面对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我有话要说——当然,你不能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也不能像疯狗一样乱撕乱咬,哈哈,最恰当的载体当然还是诗歌。可以说,诗歌已经成了我关照现实、触摸灵魂的一面镜子,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离弃一部分。

  蝶小妖:一路走来,对您影响深刻的诗人有哪些?有没有什么诗歌文本带给您很大影响?
  冷  吟:有点蒙。我是学中文的,奇怪的是,除了那些耳熟能详的古代诗人,除了台湾几个现代诗人,在我所学过的那些教材上,让人五体投地的还真是屈指可数。西方的,比较崇拜勃莱、狄金森、聂鲁达、特朗斯特罗姆,国内的于坚、北岛、顾城,一些实力诗人比如马新朝、龚学敏等也很喜欢。他们或多或少都为我的写作提供了养分。我不是一个叛逆性、对抗性很强的诗人,骨子里还是比较中庸的。呵呵。由于阅读视野有限,诗歌文本留下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但布勒东的超现实主义宣言、什克洛夫斯基的陌生化理论,对我诗歌产生了很大影响,甚至颠覆了我原来的创作观点和路线。这一点,我在十年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曾经做过阐述。

  蝶小妖:诗人往往都有自己的圈子,您是否也有这方面的经历?能否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冷  吟:可否将当下戏称为“圈子时代”?你看,生活圈、工作圈、朋友圈、文化圈、都市圈……圈子与你息息相关如影相随。特别是有了QQ、微信之后,那一个又一个的群就像紧箍咒一样圈住了你。也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几个臭味相投的朋友,无论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随时可以进行交流,随时可以谈文字、砸淡话,倒也有趣。现实中的圈子也不可避免。诗人是孤独的,但不能是孤僻的,再特立独行的诗人也有自己的圈子,哪怕这个圈子小得只有两个人。聚会,喝酒,谈诗,健身,是我业余生活的一部分,并非像某些人形容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当然,圈子也分好坏,好圈子一荣俱荣,坏圈子一损俱损。眼下,似乎连阅读写作也圈子化、人情化了,这对诗歌发展显然是不利的。所以,圈子的最高境界应该是跳出圈子,或者从小圈子融入大圈子。

  蝶小妖:在墨舞红尘网站,您的《身体诗》可谓一组佳作,能否谈谈这组诗歌的创作背景?
  冷  吟:几年前,就着手对自己的诗歌进行大规模的反思。过去写东西都是随性而为,散装的多,集装的少,缺少厚重感、立体感和整体性,更缺少冲击力和杀伤力,而现在则以系列组诗为主。《身体诗》就是其中的一组。人行于世,必然要与周围的一切发生关系,无论是肌体上的、心灵上的,还是空间上的。当初创作这组诗歌,只是想在主观与客观之间找到一个切合点;写来写去,却发现人的身体其实是另一个世界,两者之间可以建立一一对应关系。这样说有点玄乎。但多年前一个生物学教授揪着我的耳朵看了几秒就准确地指出我身体某个部位存在疾患的情景,让我不得不对经络学说的神奇肃然起敬。这种对应,也许是造物者最初的旨意吧。而我用诗歌的形式将它们呈现出来,是一种破译也是一种遵守和继承。

  蝶小妖:读了您的诗作以及聿君老师对您的评论,得知您不但才华横溢且是个素朴简约、坦诚真率的诗人。您的一些诗作带着一股温和的力度,比如《一首诗可以走多远》,读之感触颇深,能否请老师再给我们谈谈一首诗可以走多远?
  冷  吟:写诗,就是让灵魂在阳光下说话,因此一个优秀的诗人首先是一个真诚的人——这是我一贯的认知。很难相信一个心理猥琐之人会写出绝美、传世之作。你提到的这首诗是组诗《九问》中的一首,在2016年第1期《绿风》发表后被收入当年花城版《中国诗歌年选》。九问,涉及生命、现实、思想、哲学、文化、情感等诸多侧面,是对客观世界及生存环境发起的一场良性追问和深究,具有多维度、多层次的意义指向。这首诗是组诗的压卷之作,有两个含义:一是对当下诗歌的边缘化进行审视,二是体现了一种严肃的写作态度。诗人是社会的良心。在文字垃圾泛滥的时代,诗人要有一定的责任意识、担当意识,决不能用假冒伪劣产品误导读者,要让自己的作品既能立起来,还能走出去。至于能走多远、走多久,那就要看造化了。

  蝶小妖:每一个笔名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您笔名的缘起是什么?
  冷  吟:1996年,我的工作发生了一场小小的变故,算是经历了一回屋檐低头和世态炎凉吧,心灰意冷,对月独吟,干脆就用“冷吟”做了笔名。后来读《红楼梦》,竟发现第二十八回有两首诗出现“冷吟”,其中《种菊》的颈联“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颇入我心。于是后来再有人问起,俺就说取自红楼,显得有学问、有渊源,哈哈。

  蝶小妖:您诗歌中对乡愁乡音多有涉及,故乡之于诗歌,或者说,诗歌之于故乡的意义在哪里?
  冷  吟:一个人可以没有前程,但不会没有故乡。故乡是根,总以最低的姿势等待那些远走高飞的叶子。我们赶上了一个盛产游子的时代,对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怀有深深的牵恋。而故乡之于诗人,更是一种精神和灵魂的寄托。在我看来,诗歌是水,而故乡是井。水因井而活,井因水而润;没有井的水是无源之水,没有水的井只能成为一口枯井。所以我们应该学会感恩,感恩诗歌,感恩故乡和亲人。“诗人的天职是返乡。”海德格尔这句话是不是一种召唤?

  蝶小妖:您写作多年,如果要您把自己的创作生涯分为几个阶段,您怎么划分?
  冷  吟:这个还真没想过。不过大体可分为浮躁期、彷徨期、冷静期三个阶段吧。2000年之前,心浮气躁好高骛远却又不得要领;2000年至2010年间,有对比,有思考,有取舍,也有不知所措的茫然;最近这几年,随着诗龄的增加逐渐变得冷静,内敛,不动声色,就像秋天的河流,在走过了春的萌动、夏的喧嚣之后,终于懂得了与岸讲和,懂得了沉淀和提纯。但有时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在N年前为李云写的一篇评论中,我找到这样一段话:“凡刀客皆有三重境界,第一境界是人刀合一,第二境界是手中无刀心中有刀,第三境界是手中无刀心中亦无刀。”我想,第三重境界应该是每个诗人毕生追求的目标。

  蝶小妖:对于当下初学创作的年轻诗人,冷吟老师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冷  吟:后生可畏。年轻并不代表技艺不成熟,初学也并不等于水平不高。不少年轻诗人起点很高,气场强大,一出手就击倒了某些重量级人物。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赋。忽然想起段誉。当初段公子身怀六脉绝技,却不知如何驾驭,后经高人点拨自我体悟,终得出神入化随心所欲。因此后天修炼非常关键。但修炼不是否定,也不是大同,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好自己的个性。失去了锐气,你也许只是变得圆滑,失去了个性,你就不再是你自己。

  采访后记:

  冷吟老师精彩的回答,独到的见解,作为后辈,我钦佩不已,相信读者也在这次访谈中获益良多。正如聿君老师所言,才气是诗的基石,想象力是诗的必备,智慧与哲思是诗的肝胆,洋溢的激情是诗的不可或缺,而骨气与良心是诗的灵魂。以上五样,冷吟无一不具、无一不足、无一不丰。
  感谢冷吟老师接受我的采访,通过交流,发现冷吟老师是一个平易近人的诗者,对人对诗无不真诚热情,确实他就是这样一个诗人,在今天文化边缘化、市场化的时代,这样的诗人不可多得,这样的温暖不可多得,而冷吟,在诗歌的净土中,极力守护,奉献自己的温暖力量。

冷吟文集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 雪静梅香

    2019-11-10

    回复

  • 一尘

    2019-10-31

    回复

  • 冷吟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抽空请你们喝酒哈

    2017-04-18

    回复

  • 花非花

    我来评论这条新闻
    ?
    ?
    很精彩而成功的釆访,小妖老师问的仔细,冷吟老师答的认真,货真价实的创作谈,读了很受启发,感慨良多。问好二位。。
    ?

    2017-04-16

    回复

  • 蝶小妖

    感谢冷吟老师接受小妖的采访,冷吟老师对诗歌的执着与奉献,值得我们学习。

    2017-04-13

    回复

  • 冬日暖阳5oa

    冷  吟:写诗,就是让灵魂在阳光下说话,这话很经典,耐人寻味,也值得当下诗坛诗人仔细琢磨品味…,或许会有清风徐来如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还诗歌以碧水蓝天鸟语花香。
    娓娓道来的访谈,如故友共一盏清茗,置身袅袅茶香促膝而谈,平和亲切朴实无华却深有洞悉见地……读来受益匪浅,感同身受者众。

    2017-04-13

    回复

  • 粒儿

    这篇访谈写得很好

    2017-04-13

    回复

  • 赵小波

    小妖一朵,冷师哥一朵!

    2017-04-13

    回复

  • 紫衣侯

    2017-04-1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网站地图 银河时时彩官方 澳彩网彩票网址 澳彩网彩票注册
沙龙365国际娱乐官网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官方开户 太阳城娱乐网站
大运彩票线上网址 99彩票北京PK拾 百家乐2珠路打法 bbin视讯娱乐场代理登入
威尼斯人彩票平台 澳彩网彩票网址 金沙电子官网 金沙糖果派对手机版
新葡京彩票网 新葡京彩票网 金沙电子开户 中华彩票网
887XTD.COM 82ib.com 1115119.COM 8KTS.COM 57XTD.COM
718jbs.com 205SUN.COM S618C.COM 8LJS.COM 222TGP.COM
XSB5555.COM 381psb.com XSB698.COM 188TGP.COM 898sj.com
XSB587.COM 444TGP.COM 1385170.com 9927w.com S618K.COM